人民币为什么不能自由兑换外币?为什么要进行外汇管制?

蚂蚁与大象的睡前故事。小蚂蚁不小心落入水中,当它请求乌龟先生把它背上岸时,乌龟以不想下水拒绝了 。一块石头令乌龟四脚朝天,当它请求木犀鸟帮它翻个身时,木犀鸟以不想帮拒绝了。木犀鸟的蛋宝宝掉在了地上,当它请求站在长颈鹿小姐头上爬上树时,长颈鹿以它的脚太脏拒绝了。长颈鹿被藤绊住了腿脚,当它请求狮大哥帮它拉掉藤时,狮子以一句“你等着吧”拒绝了。狮子尾巴被压在了石头下面,当它请求犀牛把身上的石头推开时,犀牛以没有报酬拒绝了。犀牛尖尖的鼻子陷进了大树,感慨说“这下我也完了!”力大无穷的大象帮小蚂蚁、乌龟等解除麻烦后,自言自语说自己只帮别人忙不需要别人帮忙,可是它不小心掉进了陷阱里想出来时,力气再大也是做无用功。这时,小蚂蚁以令它难以置信的方式帮助了它。 原来,谁都需要帮助,大家应该互相帮助。 世界领先的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日前对全球各大银行经过分析得出的最新报告。“这个行业不赚钱,而且大多数的模式都行不通。”“只有有能力每年至少产生150亿美元盈利的大银行,才能在未来承受高额的运营成本,而能活下来的银行只有五分之三。” 这对全球各大银行包括中国商业银行业都是巨大的警示和惊醒。这份世界顶级全球咨询公司的研究切中了银行业“大象”的痛点。从全球范围内看,欧洲商业银行度日如年,利润负增长,衍生品风险暴露,资金来源枯竭,负利率使得欧洲银行业遭受重创。美国银行业在全球稍稍还好一些,但也无法掩盖其经营每况愈下的态势。日本银行业与欧洲银行是命运共同体,同样艰难度日。新兴市场大国的中国银行业正在遭遇利润增速大幅度下滑,不良贷款大幅度增加,资金来源渠道越来越少,资产配置荒越来越严重,流动性风险越来越大的状况。 一句话,全球银行业遭遇空前的寒冬,而这个寒冬似乎没有尽头,看不到春天来临的迹象。原因何在?只有搞清楚原因才能对症下药找出路。从全球宏观面看,最少在两个方面对传统银行非常不利。 首先,针对全球经济低迷,各个经济体特别是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体采取的负利率、零利率、超低利率政策将商业银行经营逼到了死角,使其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吸收资金的价格竞争力被大大削弱。加之,欧元、英镑、日元汇率波动使得欧洲银行业衍生品风险凸显出来。经营陷入了空前困境。 其次,全球对银行业金融业务监管力度加大、标准提高,使得银行业业务被束缚,违规成本大幅度提高,处罚金额动辄百亿美元,生存环境与空间越来越不宽松。之前就有美国财政部向欧洲第一大行-德银开出了140亿美元的罚单。另外,巴塞尔委员会正着力在年内完成金融危机后制定的巴塞尔协议III的修订,这一协议包括了资本充足率、压力测试、市场流动性风险考量等方面的标准,从而应对在2008年前后的次贷危机中显现出来的金融体系的监管不足。而修订中的协议强化了资本充足率要求——这正是欧洲和日本银行业感到不满的一点。在之前巴塞尔委员会举行的两场会议上,德国和意大利的监管层希望能放缓关于银行风险评估的政策变动。 更有甚者,一些欧洲官员还表现出不愿接受已有的政策的监管。足以看出,监管给银行业带来的压力。对全球银行业最大的冲击还是互联网金融或被欧美称为科技金融的冲击。这种冲击从业务种类看,几乎涵盖了银行所有主体业务。支付结算业务,信贷资产业务,存款等资金来源业务,理财等中间业务,投资银行业务等等。特别是移动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发展,使得银行业束手无策,直面冲击,欧美日本银行业尤甚。中国银行业由于中国互联网金融兴起早,冲击来得早、来得快,其准备的也早,并且目前都在斥巨资涉足移动互联网金融业务,受互联网金融或科技金融冲击相对较小。 不过,在科技金融领域,中国银行业还在睡大觉。从互联网金融或称科技金融对传统银行冲击的具体表现看,互联网金融或称科技金融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便利性、高效性,自主自由、无时无刻、不受时间地点空间约束就可以完成一切金融交易的特性,传统银行根本无法与其竞争。互联网金融带来的整个社会融资的多元化,抢走了银行业不少地盘。 同时,互联网金融直接促进了全社会直接融资的大发展,而直接融资又是传统银行间接融资的坟墓。在以上宏观环境与科技金融多重冲击下,传统银行业已经凸显衰退与日落西山的景象。 怎么办?出路何在? 目前,欧洲银行业、日本银行业以及亚洲一些银行普遍采取裁员的做法作为应对困境的措施之一。这种做法不是治本之策,完全是舍本逐末之举。银行业走出泥潭的出路在于,互联网金融或科技金融是唯一希望。银行业务数据化、移动互联网化、智能化是方向与出路。未来银行业一定是一个科技金融公司。就像原阿里巴巴,现在的蚂蚁金服旗下的互联网金融银行—浙江网商银行,成立之初300人左右,而250人都是科技人员。 麦肯锡报告显示,金融领域数字化驱动的裁员有望在三年内将利润/损失水平提高20%-30%,而股本回报率ROE也有望上升2%-3%。数字化可以扩大4%-12%的销售空间,增加交叉销售的潜力。 总之,银行业支付结算业务移动互联网化,信贷资金业务大数据化,投资理财顾问业务AI化,理财等中间业务网络化等互联网金融或称科技金融是传统银行走出困境的救命稻草,就看谁能紧紧抓住。谁能抓住,谁就可能重新进化为银行业内灵活的“大象”。上面说到了蚂蚁金服,接下来我们来讲讲银行业内相关的个体“蚂蚁”。越来越严厉的监管措施,让想通过正规渠道将大量资金从中国转移出去并不容易,都是通过一些灰色通道将资金转移到海外。他们利用中国的地下钱庄、多帐户的“蚂蚁搬家”、以及故意在美国输掉官司进行赔偿等方法将资金转移到海外。 第一,到香港的地下钱庄换钱。人先到香港开设银行帐户,然后去换汇店,换汇店会给大陆客户提供一个在大陆的帐户,让其国内转帐,确认到帐之后,通常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香港的钱庄就能将等额的资金转到客户在香港的帐户里。从技术上讲,这种境内外“对敲”、“两地平衡”的运作方式,境内外双方定期轧差、对冲结算,并未发生资金跨境流动。有媒体说,香港有超过1200家换钱庄,经营着财富转移的业务,手续费并不高,大概100万港币(13万美元),收取的费用比银行换汇高出1000元港币左右。目前在其它西方国家也有地下钱庄。 第二,从境内地下钱庄夹带支票。即从大陆一家地下钱庄拿到支票,换汇人将需要转移的人民币交给境内的地下钱庄,钱庄则在境内向换汇人签发来自香港银行的外币支票,因体积较小,可以由换汇人自己夹带出境,避免来自海关的审查,到港再行兑换。这类钱庄其实就是中国影子银行体系的一部分。有媒体曾经报导,中国的地下钱庄就掩藏在不起眼的小巷中,门面有可能只是一家很小的杂货店等,但小杂货店下掩藏着巨额的资金流转,这些地下钱庄可以满足任何人的任何需求。 第三,蚂蚁搬家。利用中国“个人每年5万美元跨境汇款”的政策,利用自己的亲朋好友个人身份证,开立结算帐户,然后加上自己的份额,将大额资金存入银行并汇出国外。这种作法在国外被称为“蓝精灵”,在中国就叫“蚂蚁搬家”。目前中国当局已经开始对这种方式加强了监管。 第四,随身夹带现金。随身夹带现金出境是最原始的方法,但风险比较高,容易被查到。 第五,用境内帐户办理境外购房抵押贷款。对于大陆那些有钱人来说,中资银行能够为其提供一类合法渠道,以获得海外置业所需要的外币贷款。比如,中国建设银行曾推出了一款产品,私人银行客户能够用人民币存款和其它境内资产作为抵押,办理最高达2000万港币的贷款。 第六,刷卡付款,然后退回商品拿回现金。中国游客可以使用银联信用卡或借记卡在海外某个商店“购买”商品,比如豪华手表、金条等,并且使用比原价更高的价格。而这家商店允许立刻退款。但是商店不是退钱到银行卡,而是退现金给顾客。通常它们收取5-10%的服务费。 第七,利用外贸公司的经常性项目进行交易。一些中国商人可以通过进口商品时接受虚开发票以在境外获取现金。在与供货商另签协议商定真实价格后,中国商人可按虚报价格将钱合法转移到境外,供货商再通过境外帐户将差价退还给中国商人在境外的帐户里。 第八,故意输掉跨国官司,然后支付罚金给外国公司。这是近来出现的一种转移资金的方法。美国的一位律师曾发表博文,详细描述了他跟一名中国公司顾问的谈话。该顾问请求律师事务所帮助中国公司故意输掉一桩虚假违约诉讼,这将导致500万美元的罚金,然后中国公司将把这笔钱寄到美国。这笔钱将支付给美国一家机构,而这家机构是由中国公司自己控制的。据悉,该公司是中国一家私营制造商。同时,伴随外汇储备的大量蒸发,国家亦收紧外汇政策口子。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秉持“扩流入、控流出、降逆差”的监管态度,改为窗口指导,对于大额外汇出境都需要先去外汇局沟通,强化外汇管控。 严格管控之下,市场仍旧对资金出境十分饥渴。各种资金出境的方法也层出不穷。 事实上,政策层面,资本项下的资金自由流动的说法目前并无改变,意味着国家仍允许具有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目的的资金出境。总结了当下十五种主流仍属于合规范围内的资金出境方式以及政策红线,供大家参考。重点强调,资金跨国流动涉及法规文件众多,合规与不合格的行为判定仅一线之差,下文难以完全覆盖。 下文仅作知识扩展之用,具体资金操作请严格遵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行事。一、“个人额度”二、朋友间互转三、利用境内外双身份证四、利用消费转移资金五、保险融资六、现金对倒七、融资租赁/跨国公司资金池调拨八、境外放款九、内保外贷十、内存外贷、内存离岸贷十一、境外证券投资通道—QDII、QDII2、RQDII、香港公募基金境内发售十二、跨境私募基金通道—QDLP、QDIE、跨境人民币投贷基金十三、离岸基金模式十四、经常性项目项下资金出境十五、衍生品模式一“个人额度”目前,中国允许个人每年兑换等额5万美元的外汇,用作旅游、购物或者教育。但若是需要海外购置房产,则需要将更大额的资金转移出境,5万美元的限额显然不能满足要求。对此,购房人往往会通过其亲友,先将人民币换成外汇,然后让购房人亲友分别购买不超过5万美元的外汇,将购买的外汇从其各自在中国境内的银行账户汇入开发商的境外银行账户或购房人的境外账户,以交付购房款。但这种方式涉及到分拆结售汇问题,“对于部分个人通过分拆方式,利用他人的年度用汇额度进行资金的违规跨境流动。对涉及此种违规行为的个人,外汇局会将其列入‘关注名单’,取消其之后两年内的便利化购汇额度,情节严重的还将移交外汇检查部门进行立案处罚”。根据外管局规定:1、5个以上不同个人,同日、隔日或连续多日分别购汇后,将外汇汇给境外同一个人或机构;2、个人在7日内从同一外汇储蓄账户5次以上提取接近等值1万美元外币现钞;3、同一个人将其外汇储蓄账户内存款划转至5个以上直系亲属等情况。以上行为将被界定为个人分拆结售汇行为,此等行为一律进入黑名单,违规者将被剥夺两年合计10万美元的换汇额度。因此,作为变通,目前资金出境需求方作出如下图操作:<img src="https://pic1.zhimg.com/v2-d6c4804d559e5595a97ae1568bc38250_b.jpg"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00" data-rawheight="224" class="origin_image zh-lightbox-thumb" width="500" data-original="https://pic1.zhimg.com/v2-d6c4804d559e5595a97ae1568bc38250_r.jpg"/>需要向海外转移资金的需求方请三位亲友分别在境外开设银行账户,三位亲友再分别邀请四位朋友(避免法规中不得超过5人的监管要求)各购汇5万美元以下,总金额不超过20万美元,汇到三位亲友的境外银行账户,这样一来,三位亲友每人境外银行账户中都可以累计近20万美元,合60万美元。再将三个境外银行账户中的60万美元转移到需求方海外账户,便可用于海外投资之用。*注:此种方法实质上属于变相分拆结售汇,请各位严格避免触及政策红线。二朋友间互转需要在海外购置房产的需求方在国外有亲友,国外亲友在国内也有在经营的生意,在此情况下,这位亲友可以向需求方支付外币,需求方在国内通过多个账户或拆分金额多次支付的方式,在国内向此亲友转款。*注:但此种方式会被认定为大额交易或可疑交易而被纳入“关注名单”。三利用境内外双身份证对于存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两套身份证和护照的购房人而言,其可通过大陆身份购房,并通过香港账户支付购房款。*注:此种方式可行性和合法性存疑。四利用消费转移资金首先,可以用信用卡直接刷卡消费。由于信用卡的可用金额是当前卡内存入金额以及本身额度的总和,所以如果购房人预先在多张信用卡中存入一定量的金额,并直接在境外刷卡就可达到向境外转移资金的目的。其次,可以采取“先买后退”的策略。也就是说,先用银联信用卡或借记卡在海外商店以高于原价的价格“购买”商品,比如奢侈品等,购买后当即折价转让给该商店以换取现金。这种“回购”通常需要付出5%-10%的服务费。*注:去年11月份,中国银监会下文明确,信用卡支付不适用与保险产品。

0个回答

加载更多

外汇密探公众号

斑马投诉公众号